《新聞聯播》正在播放先進人物事跡,講的是一位雖然身患重病,依然堅守崗位的人。隻是,那些面對鏡頭表達自己崇敬之心的話語,卻沒有辦法讓我相信他們真的在乎這個逝去的生命。盡管在生活中,他們之間也許有著深厚的感情,他們是好朋友、好戰友、好同事,但是到瞭屏幕上,這種感情,被空洞缺乏情感的語言,沖得一幹二凈。我看不下去,轉瞭臺。

又是在電視屏幕上,伴著煽情的音樂,講述的是幾個志願者的故事,他們開著自己的車,利用旅行的機會,為貧苦地區的孩子送去他們所缺乏的物資。朋友在我面前晃過,瞥瞭一眼屏幕,“做廣告嗎?”一臉的不以為然。

其實不管是那位先進人物,還是那些志願者,盡職忠守,關心他人,他們所做的事情,體現出的是人性光明的一面,是最容易觸動人心的,但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已經打動不瞭我們。

是不是因為“感動”這個詞,被用得太多太濫瞭?人性的光芒在不同的地方、不同的人身上湧現,但是,當這些東西變成先進典型,走上演講臺的時候,那種感人的力量,卻在這樣的傳播方式裡面慢慢消減。而當這種鋪天蓋地的宣傳攻勢出現,欲在強化大傢印象的同時,逆反心理也在出現,於是,對這些本應該獲得贊美的人和事物,產生瞭一種抗拒和抵觸感。

除瞭外在因素的影響,也許我們還需要反省自己。記得上世紀80年代,那時,代表真善美的東西,即使沒有外在公開的傳播渠道,也自然會用自己特有的方式,在人群裡傳播著。那些詩人,還有名著的手抄本,陪伴著那代人成長。那時,自發地在人群中流傳的東西,你會發現,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那就是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,有中國的,有外來的,有原創的,有轉載的,他們都在傳遞著一種人類共同的價值觀,對真善美,還有對光明的推崇。

雖然那個年代的中國比現在要相對封閉,資訊也沒有現在發達,但那個年代的思想,並沒有變得單一和偏執。但是現在,對於那些美好事物的不屑,不信任,不在乎,甚至是那些知識分子,為瞭獲得關註,不得不說一些、寫一些對立和所謂有爭議的話語。這些,是不是因為我們信仰價值的缺失?

看到社會的黑暗和不公,敢於挺身而出,表達不滿;對於社會的進步,還有人性的美好,也要心存感激,不要吝嗇贊美。當然,這樣的贊美和感激,必須是發自內心的。

其實,如果一個社會關心人性共通的東西,而不是滿足於現實生活表面的喜怒哀樂,那麼,人就很容易被美好的事物所感動。

山永遠在

老鼠該有好收成

平靜的力量

Mdmmd. Upra®水顏續航保濕精華 30mL / 瓶 Innisfree ECO無油光天然薄荷礦物控油蜜粉 5g RiRe 霧面感不掉色/水嫩晶亮唇蜜 3.7g
女圓領動能氣爽衣 RiRe 緊緻毛孔收縮精華液 40ml Holika Holika 神奇遮瑕筆 3.5g / 01亮白膚
The Face Shop 果醬護唇膏 6g BELLEME 蜜柚晶亮唇蜜 (透明) 0.5ml MEMEBOX 完妝蜜粉刷 #05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