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鼠該有好收成

我用一個下午,觀察老鼠洞穴。我坐在一蓬白草下面,離鼠洞約二十米遠。這是老鼠允許我接近的最近距離。再逼近半步,老鼠便會倉皇逃進洞穴,讓我什麼都看不見。

老鼠洞築在地頭一個土包上,有七八個洞口。不知老鼠憑什麼選擇瞭這個較高的地勢。也許是在洞穴被水淹瞭多少次後,知道瞭把洞築在高處。但這個高它是怎樣確定的。靠老鼠的寸光之目,是怎樣對一片大地域的地勢作高低判斷的。它選擇一個土包,爬上去望望,自以為身居高處,卻不知這個小土包是在一個大坑裡。這種可笑短視行為連人都無法避免,況且老鼠。

但老鼠的這個洞的確築在高處。以我的眼光,方圓幾十裡內,這也是最好的地勢。再大的水災也不會威脅到它。

這個蜂窩狀的鼠洞裡住著大約上百隻老鼠,每個洞口都有老鼠進進出出,有往外運麥殼和雜渣的,有往裡搬麥穗和麥粒的。那繁忙的景象讓人覺得它們才是真正的收獲者。

有幾次我扛著鍁過去,忍不住想挖開老鼠的洞看看,它到底貯藏瞭多少麥子。但我還是沒有下手。老鼠洞分上中下三層,老鼠把麥穗從田野裡運回來,先貯存在最上層的洞穴裡。中層是加工作坊。老鼠把麥穗上的麥粒一粒粒剝下來,麥殼和渣質運出洞外,幹凈飽滿的麥粒從一個垂直洞口滾落到最下層的底倉裡。

每一項工作都有嚴格的分工,不知這種分工和內部管理是怎樣完成的。在一群匆忙的老鼠中,哪一個是它們的王,我不認識。我觀察瞭一下午,也沒有發現一隻背著手邁著方步閑轉的官鼠。

我曾在麥地中看見一隻當搬運工具的小老鼠,它仰面朝天躺在地上,四肢緊抱著幾支麥穗,另一隻大老鼠用嘴咬住它的尾巴,當車一樣拉著它走。我走近時,拉的那隻扔下它跑瞭,這隻不知道發生瞭啥事,抱著麥穗躺在地上發愣。我踢瞭它一腳,才反應過來,一骨碌爬起來,扔下麥穗便跑。我看見它的脊背上磨得紅稀稀的,沒有瞭毛。跑起來一歪一斜,像是很疼的樣子。

以前我在地頭見過好幾隻脊背上沒毛的死老鼠,我還以為是它們相互撕打致死的,現在明白瞭。

在麥地中,經常能碰到幾隻匆忙奔走的老鼠,它讓我停住腳步,想想自己這隻忙碌的大“老鼠”,一天到晚又忙出瞭啥意思。我終生都不會走進老鼠深深的洞穴,像個客人,打量它堆滿底倉的幹凈麥粒。

老鼠應該有這樣的好收成。這也是老鼠的土地。

我們未開墾時,這片長滿矮蒿的荒地上到處是鼠洞,老鼠靠草籽兒和草桿為生,過著富足安逸的日子。我們燒掉蒿草和灌木,毀掉老鼠洞,把地翻一翻,種上麥子。我們以為老鼠全被埋進地裡瞭。當我們來割麥子的時候,發現地頭築滿瞭老鼠洞,它們已先我們開始瞭緊張忙碌的麥收。這些沒草籽兒可食的老鼠,隻有靠麥粒為生。被我們稱為細糧的堅硬麥粒,不知合不合老鼠的味口,老鼠吃著它胃舒不舒服。

這些匆忙的搶收者,讓人感到豐收和喜悅不僅僅是人的,也是萬物的。

在我們周圍,另一種動物,也在為這片麥子的豐收而歡慶,我們聽不見它們的笑聲,但能感覺到。

它們和村人一樣期待瞭一個春天和一個漫長夏季。它們的期望沒有落空。我們也沒落空。它們用那隻每次隻能拿一隻麥穗,捧兩顆麥粒的小爪子,從我們的大豐收中,拿走一點兒,就能過很好的日子。而我們,幾乎每年都差那麼一點兒,就能幸福美滿地吃飽肚子。

青春,請你放慢腳步

靈魂是不拎皮箱的魚

震後堅忍,觸碰靈魂

Mdmmd. Upra®水顏續航保濕精華 30mL / 瓶 Innisfree ECO無油光天然薄荷礦物控油蜜粉 5g RiRe 霧面感不掉色/水嫩晶亮唇蜜 3.7g
女圓領動能氣爽衣 RiRe 緊緻毛孔收縮精華液 40ml Holika Holika 神奇遮瑕筆 3.5g / 01亮白膚
The Face Shop 果醬護唇膏 6g BELLEME 蜜柚晶亮唇蜜 (透明) 0.5ml MEMEBOX 完妝蜜粉刷 #05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