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啪,啪,啪……”雨水星星點點的落下,一片孤寂。

“喂,我們過兩天逃吧!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,你說話呀!”

“……”

我緩緩抬起頭,睜大眼睛看著他,指著喉嚨和耳朵擺瞭擺手。

“哦,原來你是聾啞人!這樣……”他比劃著。

我點瞭點頭,伸出手,握住瞭他。

我是一名普通的初中生,我喜歡旅遊,但也正因它變成瞭現在的處境。我本已放棄,卻因為幾天前被抓進去的他而又燃起希望。我聽不到,他在講什麼,但是我明白,他想和我一起出去。

又是一天。

“來,擦擦汗吧,我今天把他們給我們的食物都藏起來瞭,這樣明天就不會餓瞭!”他拿著抹佈,笑嘻嘻的說。

我皺瞭皺眉。

“別擰著臉,開心點,明天就能回傢瞭,這樣……”他又在我的手心畫著。

我笑著抬起頭,握住瞭她的手。

“醒醒,快醒醒,再晚就來不及瞭。”他晃著我的身體輕聲說。

我瞇著眼,天還沒亮,看見他兜裡有許多饅頭,趕緊起身,牽住瞭他。

我們跑瞭,但,並沒有書中寫的那麼順利——我們被發現瞭。

“趕緊追,好不容易抓來的,賣瞭個好價錢,馬上就交貨瞭,不能出岔子。”身後傳來人販子的吼聲。

我們牽著手在叢林裡跑著,風在耳朵肆虐,樹影交錯晃動,前方的朝陽緩緩升起,就像給我們指引,跑向曙光。我轉向右手邊的他,滿頭的汗,大口的喘氣,他對我笑“你跑不動瞭吧,加油,我記得前面有一個小村,堅持一下。”他的手握的更緊瞭。我笑著轉過瞭頭,努力向前……

我們擺脫瞭他們,躲進一個破廟裡。他撿來木頭,生起瞭火,把兜裡僅有的饅頭塞給瞭我,“你吃吧,我不餓。”我搖瞭搖頭,掰下瞭一半遞給他。他吞瞭吞口水,“那我不客氣瞭!”抓起饅頭狼吞虎咽起來,我笑瞭笑,用木枝在地上比劃起來“一人一半友誼不散,我叫楊諾溪,初三,上海,你叫什麼?”他也拾起木枝寫道“我叫尹澤宇,還真是巧瞭,我和你一樣是初三,來自福建。”我眼睛放光,繼續寫“是啊,真巧,我老傢是福建的。”“真的嗎,太棒瞭,yeah”他跳瞭起來“我再去找點果子,等我啊……”

我點瞭點頭,等……你……

“你這小崽子還挺能跑的,被我逮到瞭,回去有你的好果子吃。”人販頭抓住他的頭發說道“說,另一個在哪?”“呸,你叫我說我就說嗎”他笑起來“好你個小子啊,回去在再收拾你,她肯定跑不遠,一會多叫幾個人去找,帶走。”

“嗞,嗞,啪……”手指在木棍上硌得生疼。不行,不能眼睜睜的看他被捉回去,我一定要做什麼,做什麼……對,還有石頭,還有木頭,還有火把…..對,趕緊去……

“不要啊”他想著“快回去。”他使勁用眼神看著我,遠遠地。我點頭的瞬間,意思欣慰劃過他的眼底。對不起,我不能放你一人,你等著,我來救你瞭……

待他們走後,我找瞭幾根樹枝,在周圍找瞭一處土堆,拾起石子,舉著火把,走向瞭“狼窩”……

是的,我們又一次成功出逃,躲在土堆裡。

“謝謝你,呼…..累死我瞭,呼……呼……”他手撐在地上,不停的喘著氣,胸口的起伏也帶動瞭我的心。莫名的,心跳加快,“噓,他們好像追上來瞭。”他朝我比比手,我點瞭點頭,趴在瞭土上。

咚、咚、咚、腳步越來越近瞭,嘭、嘭嘭、嘭嘭嘭,心跳加速,含進瞭嗓眼。

“你們這群飯桶,就一個十幾歲大的小孩多看不住,要你們有什麼用!趕緊找,要是他們報警,咱們都吃不瞭兜著走!”頭頂傳來人販的怒吼。又過瞭一分鐘,手心裡都是汗,他扯瞭扯我的衣角輕聲道“出來吧,他們走瞭。”我喘瞭一口氣,憋紅的臉漸漸退去潮色,石頭落地……

感謝上帝,我們逃進瞭村子,在阿婆的幫助下進瞭城。

“啊~太棒瞭,我們終於可以回傢瞭,yeah!我的遊戲,等著我。”他情不自禁的樂起來“你不開心嗎?我們就可以回傢啦!”我笑著點頭,比瞭比手:開心。

是啊,開心,能和你一起逃出來,很開心……

“喂——,尹、尹、澤……宇……,尹……澤、宇,你、你、醒醒、啊!”我趴在他的身上哭泣,“你,能聽得見啊,真好,快、快去、警局、報、報、報警,好不、容易、跑、跑出來,快去啊……”他吃力得喊著“快、聽話,這樣我們都有救瞭,警局、在、在前面右拐、快去……”“不,我不去!”“快去,你想、看、看著我死嗎?快、去、去叫、叫警察來,快去啊!”她一把推開我,一個踉蹌,我坐在地上“好,那你,等著我,一定要等著我,我會回來的,你不許死,我警告你,不許死!”我吼道。

我跑開瞭,回頭間,我又看到瞭他的眼睛,遠遠地望著我,又是一絲欣慰,不,還有欣喜……

遵守心靈的秩序
分開以後,連問候都找不到理由
若冬去,你可歸兮?

蔥媽媽_爆汁手工韭菜水餃(約50顆/包,1000g) 緊實卸妝精華油/150mL//瓶 魔鬼剋星 GHOSTBUSTERS
【親子御膳坊】寶寶粥綜合組﹝均衡*2、元氣*2、成長*2、活力*2、聰明*2盒入) 命運鞋奏曲 Tle Cobbler 玩茶美器-品功夫茶壺組【瓷白】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