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空間裡,有這樣一群女子,

她們是一群安靜的女子,一群安安靜靜寫文字的女子,也是一群能讓文字在指尖開花的女子。

冰冷的文字在她們的筆下像花兒一樣,含苞,綻放。

無論是繁茂的寂寞,雨季後蔥蘢的憂傷,亦或是幸福裡溢出的甜蜜。

那是一個斑斕的世界,此時的我攜一縷風於其間穿行,聽那些細細碎碎的低語,觸摸一個個或陽光或孤寂的靈魂,

透視鄉野,握手深刻,品味優雅。。。。

常常也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襲來,那些文字,那些生活的點滴,猶如自己生活的翻版,於是,留戀。

墨溶於水,黑白印記。

常在想,能讓文字在指尖開花的女子定是優雅脫俗的。

此時,我便用想象勾描瞭她們的影。

她們的眉眼不一定精致,卻一定別有神韻,舉手投足一定也是風韻獨特。

她們身上一定散發著淡淡的持久的香,有的,甚至可以達到暗香盈袖的意境。

於人海中,一定可以尋香而至,一眼便可看出她們眉目間的清香,讀懂那眸光深處的沉靜與溫婉。

而那香,便會歷久彌新。

在時光的某個段落,不經意間散落,還原最初的柔軟。

我是極其喜愛,羨慕那些能叫指尖開花的女子的。

無聲無息,釋放的卻是怒放般的靜美。

低眉微顰,便叫詩詞於眉間輕饒,將風韻與優雅流瀉無疑。

在墨香裡走過,淡淡的香會讓那顆浮躁於紅塵的心,瞬間安靜下來。

於是,來自於心靈的歌聲開始輕輕吟唱,心若浮萍,走近又飄遠。

而那些文字,隻是在紙上沉默著,沒有一絲欲望,

隻是在訴說,自己的憂傷,自己的故事,那樣清清淡淡的說著,

此時,世間的一切似與她們無關,俗世裡的紛擾,也在文字裡落陷。

我看到一個個花中女子從墨香中走來,帶給我一些遐想,一份享受,一時安寧。

時光,便行走在字裡行間的清雅裡,有瞭花香四溢。

於是,我醉瞭,醉在墨香中,醉在靜夜裡。

我隻是路過,沾瞭些花香,

隻是不知這香,可否在我的字裡行間蔓延,回旋?

空間人不多,但非常有幸結識這樣的一群女子,她們用心抒寫著自己的歡喜哀愁,用心抒寫著自己的人生,

我仰慕她們的才情,欣賞與喜愛。

因瞭對文字的一見傾心,便有瞭一份相惜相守,與我終是難得與珍惜。

一直想寫下對她們的欣賞與喜愛,始終沒有動筆。

今天,在姐妹們的節日就要到來之際,拙筆輕書,寫下對你們的欣賞與喜愛。

送上我最真誠的祝福,願空間裡所有的姐妹:節日快樂!(也包括所有的男同胞們,呵呵)

這遙遠的祝福你可曾聽到?

月兒愛你們,深深地愛著你們。

有個姐姐曾對我說:“為何喜歡那些傷感的文字,看瞭感覺你不快樂?”

有些“為賦新詞強說愁”的嫌疑吧,其實隻所以喜歡那些文字,是因為喜歡那份淺愁裡淡淡的相思。

為此也常去和那些關心自己的朋友解釋:那隻是文字,生活裡的籠月很好,很快樂。

但是問題又出來瞭,既然不是你心境寫它做什麼?

很矛盾瞭,其實有時候我自己也說不清楚。

也許就如靜靜姐姐那樣,本來想寫一些帶點憂傷的文字,可是寫著寫著自己都會忍不住笑出來。

性格使然,也許本就是一個多愁善感之人,骨子裡就氤著些淡淡的憂傷吧。

一生會這麼過去,像一朵花默默含苞,靜靜綻放。

在蝴蝶的舞步中,被光陰輕輕捻碎。

走盡千裡時光,隻為與你相遇。

喜歡影兒說的:我在彼岸為你淺唱繁華。

輕彈,一指琴弦。

我在月下與你輕舞水袖。

你用靈魂的溫取暖。

將斑駁的記憶留白。

其實很多的時候我都想讓四葉草的花蕊開在你的心裡。

若有一天,若真的有那麼一天。

記得幸福。

姐妹們,讓我們在流年輕度中牽手同行,行走在彼此淡淡的墨香裡。

念念不忘······

文/輕煙籠月2010.3.8.

美若花開的思念
縱使風沙漫天,依舊風景如畫
水緣

復古圓柱風暴球 BOTTA design 博塔設計 德國單針錶 UNO 24 NEO系列 228010BE 24H絢光眼彩筆/1.2g
【Junkers容克斯】德製日耳曼風格品牌手錶探險系列 鋼鐵叛軍 Robot Overlords 魔法一點靈 Simply Irresistible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