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候上的春天,像一個困倦的孩子,在冬天溫暖輕軟的絨被下,安穩地合目睡眠。

但是,向大自然索取財富、分秒必爭的中國人民,是不肯讓它多睡懶覺的!六億五千萬人商量好瞭,用各種洪大的聲音和震天撼地的動作來把它吵醒。

大雪紛飛。砭骨的朔風,揚起大地上尖刀般的沙土……我們心裡帶著永在的春天,成群結隊地在祖國的各個角落裡,去吵醒季候上的春天。

我們在礦山裡開出瞭春天,在火爐裡煉出瞭春天,在鹽場上曬出瞭春天,在紡機上織出瞭春天,在沙漠的鐵路上築起瞭春天,在洶湧的海洋裡撈出瞭春天,在鮮紅的唇上唱出瞭春天,在揮舞的筆下寫出瞭春天……

春天揉著眼睛坐起來瞭,臉上充滿瞭驚訝的微笑:“幾萬年來,都是我睡足瞭,飛出冬天的洞穴。用青青的草色,用潺潺的解凍的河流,用萬紫千紅的香花……來觸動你們,喚醒你們。如今一切都翻轉瞭,偉大呵,你們這些建設社會主義的人們!”

我們把春天吵醒瞭春天,駕著呼嘯的春風,拿起招展的春幡,高高地飛起瞭。

嘩啦啦的春幡吹卷聲中,大地上一切都驚醒瞭。

昆侖山,連綿不斷的萬丈高峰,載著峨峨的冰雪,插入青天。熱海般的春氣圍繞著它,溫暖著它,它微笑地欠伸瞭,身上的雪衣抖開瞭,融化瞭。億萬粒的冰珠松解成萬丈的洪流,大聲地歡笑著,跳下高聳的危崖,奔湧而下。它流入黃河,流入長江,流入銀網般的大大小小的江河。在那裡,早有億萬個等得不耐煩的、包著頭或是穿著工作服的男女老幼,揎拳擄袖滿面春風地在迎接著,把它帶到清淺的水庫裡、水渠裡,帶到幹渴的無邊的大地裡。

這無邊的大地,讓幾千架的隆隆的翻土機,幾億把上下揮動銀光閃爍的鋤頭,把它從嚴冬冰冷的緊握下,解放出來瞭。它敞開黝黑的胸膛,喘息著,等待著它的食糧。

億萬擔的肥料,從豬圈裡、牛棚裡、工廠的鍋爐裡、人傢的屋角裡……聚集起來瞭,一車接著一車、一擔連著一擔地送來瞭。大地狼吞虎咽地吃飽瞭,擦一擦流油的嘴角和臉上的汗珠,站瞭起來,伸出堅強的雙臂來接抱千千萬萬肥肥胖胖的孩子,把他們緊緊地摟在懷裡。

這些是米的孩子,麥的孩子,棉花的孩子……笑笑嚷嚷地擠在這松軟深闊的胸膛裡,泥土的香氣,熏得他們有點發昏,他們不住地彼此搖撼呼喚著叫:“弟兄們,姐妹們,這裡面太擠瞭,讓我出去疏散疏散吧!”

隱隱地他們聽到瞭高空中春幡招展的聲音;從千萬扇細小的天窗裡,他們看到瞭金霧般的春天的陽光。

他們樂得一跳多高!他們一個勁地往上鉆,好容易鉆出瞭深深的泥土。他們站住瞭,深深地吸瞭一口春天的充滿瞭歡樂的香氣,悠然地伸開兩片嫩綠的翅葉。

俯在他們上面,用愛憐親切的眼光註視著他們的,有包著花佈頭巾笑出酒渦來的大姑娘,也有穿著工作服的眉開眼笑的小夥子。也有舉著煙袋在指點誇說的老爺爺……

原來他們又已經等得不耐煩瞭!

春天在高空中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。他笑著自言自語地說:“這些把二十年當作一天來過的人,你們在趕時間,時間也在趕你們!……”

春天掮上春幡趕快又走他的雲中的道路。他是到祖國的哪一座高山、哪一處平原,或是哪一片海洋上去做他的工作,我們也沒有工夫去管他瞭!

橫豎我們已經把春天吵醒瞭!

【註:本文最初發表於1959年2月8日的《人民日報》,文中描繪瞭那個激情澎湃、熱力四射的創業年代。】

投放你的美,激起我高昂的頭
與你相約,是一種禪意
歲月的情味,終是淡瞭

【優生】摺疊輕便推車 紅色 超級對撞機 Supercollider 蚱蜢 Grasshopper
Eat4fun 二人組 粉紅女孩 capella尊爵黑雙向手推車BS-230BK 西村媽媽 in the space 緹花多重織法嬰兒被禮盒(粉紅甜心)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