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dmmd. Upra®美白保濕乳 40mL / 瓶 【WMF】 迪士尼公主7件不鏽鋼瓷器餐具組(3歲以上嬰幼童可用) 【第二代改良款】德國寶寶安全餐椅兒童座椅套包(淺藍色)

中華上下五千年,英雄萬萬千!在時間的一隅,斑斑駁駁的留影,各色人兒,各安天命,在與時間和自然的對抗中,人兒慌瞭神,用生命和鮮血,譜寫著一支支唱不衰的英雄贊歌。煮酒論英雄,亭中吃茶叱吒風流,筆墨鋒芒所指,丹青翰墨揮就恢弘,風聲雨聲讀書聲,傢事國事傢國事,聲聲緊叩心扉,事事操碎瞭人心。

位卑如草芥,卻活得像樹一樣的高大

不知道為什麼一群人,沒有高大的身姿,顯赫的權貴,卻胸懷天下,把天下盡裝在胸膛,盡管區區螻蟻之身卻毅然義無反顧的添身海浪,即使瞭無葬身之所,也要投身冰天雪地裡巋然不動,這是一種孤傲,孤傲得像那塊豐碑,不經意中吸引著路人那如炬的眼眸。

孤傲的綻放,無意園舍和風暖月,無意高堂明鏡的褶褶耀眼之輝,無意霓裳高歌舞裙紗,隻需孤燈淺盞百姓和歡,隻需是那棵傲然於蒼山之巔獨面寒風的蒼松,任其雪雨飄零落,隻需是那隻遠航的孤舟,翩然於茫茫滄海。

生如滄海之一粟,本為草莽,一介書生,卻能憂君之所憂,或許是因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。江湖豪俠,快意於野林天涯,天下不順之時,毅然刀山火海,驟然是易水風寒,流水蕭蕭,英雄赴難,眼眸如炬,堅毅如鋼。

位卑,卻能永遠的銘記在人們的記憶當中,哪管時光怎樣的消逝,沒有權貴地位顯赫,他們隻是有著一顆胸懷天下的心,易水蕭蕭,冰雪寒湧,一介武夫,劍客荊軻沒有被前途兇險而畏懼不前,他隻知道刺殺秦王會讓天下少些殺戮,少些妻離子散,生死別離的楊柳會茂盛一些。

一些人不需留下什麼。有的人活著卻渺茫如煙,走不進史傢的筆端書卷,竹簽的船太輕載不動那些攜滿華裳的金沙;有的人遠去卻還在廳堂鐘聲,時時叩響你那悸動的柴扉,風鈴響起,轉身就是千年。

位卑思親國,天涯悠悠猶記君

天涯南北雙飛客,天山昆侖之風鳴,塞南塞北雪雨飛沙,海角天涯大浪淘沙,洞庭湖水浪遏飛舟,瀟湘水暖草色凋,五百裡滇池奔來眼底,吳水越山西湖柳堤,一生羈旅,身世沉浮,化作煙塵,縱使位卑焉敢忘憂國?

先於天下人憂之前憂國之所憂,站在洞庭湖畔登樓遠望的范仲淹,面容滄桑,早已褪去那個容光煥發的年紀,高堂明鏡已是千裡之外渺茫幻境,青絲挽發登高門已是前塵舊夢,遠在山野湖畔,登樓歌罷!盡是那麼多的滄桑,流連失去,天下之大,隻剩下悠悠空谷,鬢角白發。

一生漂泊,顛沛流離,寒瞭沈園多少傷心事,錯過太多風中仙葩,負瞭佳人負瞭高堂父母,一生未改的卻是那拳拳憂國難,短短人生幾十年,枯木春生,可是到死陸遊也未能看到九州歸一。位卑,怎能敢忘記憂國難呢!從南到北,又從北到南,看慣瞭城破人流散,盡傷透瞭一支筆墨的心傷,一卷一卷的詩書流走,在荒野人群,在天下風雨中。字字句句都是滲透著鮮血,生死又有什麼區別,城將不城,泣涕流離。

亭堂宮墻,有時候也是寒刺骨髓,月光無色,夕陽無光。驟是茅草屋一間,落魄流離至河畔,聽水流嘩嘩,風聲緊俏,也未曾忘卻天下寒士,什麼時候才能有廣廈千宇,盡遮擋寒士漂泊之客,隻需要他們臉上悄然的微笑。還記得錦城外的茅草屋漏嗎?臥病床榻,風雨連夜,又怎能奪去文人的風骨,怎能奪走憂國懷天下的心。

落葉美麗瞭一秋的爽涼,中華千年風骨延續瞭不屈的精神。窮則獨善其身,獨善其身未嘗忘憂國,達則兼濟天下,身處朝堂為天下事,摒棄舊習,斬斷冗長,為天下百姓添些溫暖,添些歡樂。

位卑,焉能忘瞭天下,興亡之事,痛苦的莫過於天下黎明。身穿囚裝,又能怎樣?難奪一顆赤誠之心,零丁洋裡嘆零丁,身是異鄉客,白骨荒塚近是眼前,可恨的是天下未能歸於天下,烽火難以熄滅,漂泊流離失所者沒有減少,零丁洋水怎能解詩人心中的愁悶?

位卑病骨,泣涕憂思盡是傢國事

病骨殘生已是人生暮色中,夕陽埋沒瞭誰人的好夢,無限霞光激蕩瞭誰的心傷。萬裡江水隻舟漂遊在天與海的盡頭,夜燈挑紅細細看透城外風沙城內炊煙。

不知道那間書院的喧囂有沒有喚起塵世的蘇醒,可是風聲雨聲至今還在我的心靈深處氤氳著一個個江南煙雨。“風聲雨聲讀書聲,聲聲入耳;傢事國事傢國事,事事關心”,位卑猶能心系天下,天地昏沉無光時,位卑,猶存報國心。聲聲叩響,響徹空谷,幽蘭微香沁透山谷。

位卑,怎能忘憂國。在一支歌的旋律裡我知道瞭多少顆赤誠之心,用一顆顆心存天下傢國的赤誠譜寫著共和國的戀歌,前赴後繼,沙漠戈壁,荒山野嶺,荒蕪之天地,卻能用一曲曲生命的贊歌,唱響旗幟的鮮紅。哪管捐軀亦要赴國難,前方路途艱險,可是他們的胸中有著那顆滾燙的心,開山劈路,直抵生命之高地。

記不起不知道是什麼樣子的人,站在圓明園的石板面前,未敢忘記的哄出“我好恨,好恨沒能早生一個世紀,是我能與你對視著站立在,陰森幽暗的古堡,晨光微露的曠野,要麼我拾起你扔下的白手套,要麼你接住我甩過去的劍,要麼你我各乘一匹戰馬,遠遠離開遮天的帥旗,離開如雲的戰陣,決勝負於城下。”

十年浩劫,痛瞭誰的心。可是一間陋室,一張床榻,盡是陳景潤演算難題的地方,跳動的筆端就像那流淌著的時間,未敢停息著,未敢江河千裡而惟餘孑然孤身,癡癡瞭望。身陷囹圄,陰霾遍佈天空,那也不能淹沒瞭那顆思憂國的赤誠。位卑,怎敢忘憂國,霧霾總是會會散去,風雨也會有天晴之前止住呼吸,天藍像極瞭傢鄉那片雲背後的樣子!

位卑,未敢忘憂國。一身瘦骨,或許難以敵得過一陣輕風拂過,壯志難酬,身系天下,也許空留悲嘆又能怎樣?真想站立著,像你路過的那棵樹!漫隨天邊雲卷雲舒,哪管去與留,隻要隨意就好;閑看庭前花開花落,消管榮與辱,留存不為驚擾就好!

位卑!未敢忘憂國。今之風骨,明之名垂。Q464367056

——停雲落筆2015/6/24
唐僧為什麼能領導孫悟空?
相遇的美麗
五月,落在夢境裡

廣告